Articles

我们在2017年确认了催化转换器回收的市场规模

30 4月 2019 0 comments

过去几周我们一直在研究催化转换器回收的市场规模和范围,确认这个产业在2017年的市场规模。而在研究的过程中,最明显的就是催化转换器绝对是一个新兴产业,最早出现在20年前,而他的“钱”途更是无可限量。

我们从汽车产业开始研究,因为此产业是铂族金属需求的一大关键。我们从中了解了铂族金属到底是从哪里来的,以及如何达到供需平衡。

汽车产业

汽车产量

我们预估每年全球的汽车产量大概是一亿台,而其中最大的制造厂为中国,平均每年制造2千9百万辆汽车,依序为:

  • 中国:2千9百万辆
  • 欧洲:2千3百万辆
  • 其他地区:2千万辆
  • 北美洲:1千8百万辆
  • 日本:1千万辆

注释:中国的汽车制造尚由四大国内的车场主导-上汽集团(SAIC)、东风汽车有限公司、FAW集团、和长安汽车

引擎类型

每当提到汽车催化剂,了解每年汽车业生产的主要引擎类型是很重要的。

最常见的就是汽油引擎,依照每年汽车产量的百分比计算(75%),每年大概制造7千5百万个汽油引擎。接下来便是柴油引擎,每年大概制造1千9百万个。最后是电动引擎,每年大概制造出6百万个,但电动引擎有似乎有逐年增加的趋势!

在Diesel-Gate的丑闻风波之后,制造商和消费者都失去了对于柴油引擎的信任,而趋向于汽油引擎,或有些的担得起的人甚至转向电动引擎。由于汽油引擎使用较多的鈀金属,造成这个金属的价格上涨。而相对的因为柴油引擎的需求量减少,造成铂金书的价格下降。

汽车回收的演化史

欧洲(和全球)的汽车回收率现在还是非常的低,仅约有25-30%。近几年,有许多已经被注销的车辆都莫名的"消失",为了让车辆能够被合法的报废,欧盟委员会因此提出一个报废车辆指令,希望能减少至少85%的车辆材料和有毒物质,并期望它们能够被回收。但问题是,欧盟委员会并没有那些“消失”车辆的位置,而且很多可能都已经支离破碎。

违法报废或许解释了一些新兴市场的出现,以及一些出口差异,虽然说不是所有的出口品都包含汽车催化剂。有些国家因为缺少废气排放的相关法律,或是没有强制执行的法律行动,许多汽车催化剂都被从车上取下而不是被回收再利用。

汽车催化剂通常占了报废汽车回收净值的百分之30-50,这些行为可能扭曲检验报告的数据,包含不同年从报废车辆回收的铂族金属。

欧洲各国提供不同的报废方案。有些提供老旧车辆些许的额外费用,因为这些车辆只用部分材料能够真正被回收,像是铂族金属;而有些国家则是收取额外费用。

在欧洲,每年注销的车辆数量大概有1千4百万到1千5百万左右,这些数据尚未包含其他私下报废的车辆,这个数据差异通常高达50%。

在2017年,欧洲国家从汽车催化剂回收到的铂金书上升了百分之9,而因为更多的报废柴油引擎,回收的鈀金属比率上升了17%,分别大概是40万盎司(12顿)和50万盎司(15顿)。数据的上升主要是因为低价,回收商特别只好保留这些金属。

这些铂族金属都是哪来的?

截止今日,这些珍贵金属大多来自不同的产业。我们今天要来看看全世界到底制造了多少的铂和鈀金属,以及这些金属是哪来的。由于这个博客特别关注的书催化转换器,我们将特别来看看汽车催化剂的产业。

矿产:1千2百6十万盎司(393.9顿)

很明显的我们可以看到,铂族金属主要是来自矿业。从2009年开始,矿产增加了百分之2.38,至2017年,其产量高达1千2百6十万盎司(393.9顿)。

废弃珠宝:7十万盎司(22顿)

废弃的珠宝很少被拿来做铂族金属复原,但还是占了一部分。虽然这个产业正在衰落,2009年的时候只剩下6.7%,但2017年的时候其产量仍有7十万盎司(22顿)

二手的汽车催化剂:3百4十万盎司(104顿)

从2000年开始,汽车催化剂的回收率可说是年年升高。铂和鈀都各自达到新的回收记录,分别是1百2十万盎司(37顿)和2百2十万盎司(67顿),而这个数据主要是因为Diesel-Gate之后导致的不同报废方案。

在北美洲,铂金属回收增加了1%而钯金属的回首增加了8%,分别是5十万(14顿)和1百2十万(37顿)。而由于美国多数人较偏好汽油引擎的车子,所以他们会收到的钯金属和铑金属相对更多。

在2017年的欧洲,铂金属回收增加了9%,达到4十2万4千盎司(13.2顿);钯金属回收增加了16.63%,达到4十7万7千盎司(14.8顿)。这个数据让欧洲成为全世界第二他的催化剂回收国。

然而,日本拒绝从汽车催化剂中回收铂族金属,导致铂金书和钯金属的回收不增反减,分别是-3%和-2%。这个被称为日出之国的地方数据报告分别落在7万盎司(2顿)和十万盎司(3顿)。

中国倾向于禁止老车上路,因此催化剂回收的量每年都在增加。铂金书回收的量来到7万盎司(2顿),而钯金属回收的量激增了22%,来到了2十万(6顿)。

除了上述的国家,世界上其他的国家回收废弃催化转换器的量同样增加了6%,铂金书和钯金属都达到2十万(6顿)。

整体来说,每年全世界的铂金书和钯金属回复总量,都有达到3百3十万盎司(104顿)。2017年,北美洲成为了全世界汽车催化剂回收的领导,其铂族金属的回复量占了全世界的49%。

铂族金属的需求量是多少?

在分析了铂族金属不同供应地之后,我们可以知道每年全球的供应量大概是1千6百7十1万7千盎司(519.9顿)。从2009年开始,由于全球逐年成长的铂族金属产量,其生产率大概增加了11.5%。

2017年,全球的需求量为1千7百9十7万盎司(559顿),意味着从2009年开始,铂族金属的进化率增加了27.37%。

从2011年开始,全球对于铂族金属的需求正式的超越了全球各产业的供应量。因此,全球铂族金属的价格不断上升,使它们变得更加稀少珍贵。

铑是一种非常珍贵的金属,目前该金属的资讯有限,但根据我们的研究,其每年的产量超过了1百万盎司,而超过80%来自南非的矿产。

然而,我们能够推估出,2017年,从用过的催化转换器上得到的铹金属大概是2十7万2千盎司(7.7顿)。

催化转换器的市场到底有多大呢?

2017年,从废弃的汽车催化剂回收出1百2十万盎司(27顿)的铂,和2百2十万盎司(67顿)的鈀。

2017年,每盎司的铂金书每年的平均价格为949美元,而每盎司的钯金属每年的平均价格为868美元。

这意味这,从催化转换器得到的铂和钯价值大概为:

  • 1,200,000盎司 x $949 = $1,138,800,000
  • 2,200,000盎司 x $868 = $1,909,600,000

而铹金属则较难计算,因为通常其不会被记录。然而,在废弃催化转换器回收产业中,铑通常占了铂族金属的8%。若我们取基本的3,4莫兹(104公吨),则铑大概占了2十7万2千盎司(7.7顿).

2017年,根据我们的估计,272,000盎司(7.7顿)的铑来自废弃的催化剂,而且这个金属的价值极高,增加了59.4%,达到每盎司1105美元,意味着全球回收的铑价值为:

  • 272,000盎司 x $1105 = $300,560,000

我们用这三个数据,我们可以估算出2017年废弃催化转换器的总价为:

$1,138,800,000+$1,909,600,000+$300,560,000


=$3,348,960,000

 

2017年,汽车催化剂回收产业价值$3,348,960,000,共回收了铂族金属总量(铂+钯+铑) 3百6十7万盎司 (111.7顿) 。

 

2017年,共回收了3百6十7千2百万盎司(1117顿)的铂族金属。

我们也可以把他们想象成金属砖

这更明白的告诉了我们在2017年制造了多少的铂族金属。

您可以看到,如果铂族金属出现在您房内,在您面前,他其实根本不占太多空间。别小看这些不占空间的小东西,它们总价值高达$3,348,960,000呢!

全球的铂和钯金属多数来自矿产和汽车催化剂的回收。

从这篇文章,我们需要知道什么呢?

每年全世界制造了大概1亿辆的汽车,由于Diedel-Gate丑闻,其大多为汽油引擎 (7千5百万的汽油引擎;1千9百万的柴油引擎;6百万的电动引擎)。

还有,全世界在报废车辆指令下,每年大概报废了2千7百万辆的汽车。

2017年,从废弃的催化剂回收了,1百2十万盎司(37顿)的铂,2百2十万盎司(67顿)的钯,2十7万2千盎司(7.7顿)的铑。而废弃催化器产业的市场价值大概为$3,348,960,000,在铂族金属的来源上为矿产之后的第二大产业。

越来越严格的规定和电动引擎的持续发展,将促进ELV在已发展的国家的数量成长。我们将能够预期更大量的材料回收,但考虑到铂族金属的需求尚不稳定,我们无法预期这对市场价格的影响...

全球的铂和钯金属,主要是来自矿产和汽车催化剂的回收。